返回

94色94色最新网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94色94色最新网站 (第1/3页)
    

钟离乐坐在床上愤愤的说道。

“王妃息怒,奴婢先帮您把这身婚服给换下来吧。”墨呈无奈的说道。自家主子也是惨,这新婚之夜居然是独守空房,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钟离乐在墨呈的伺候下,心绪也是渐渐的平复了下来。自己这次还是有些冲动了,说不定不关宁惜枝的事呢?这些话也不过是那些奴才乱嚼舌根罢了。

“怎么样小珠,钟离乐那边可有大怒?可有大发脾气?”宁凝月看见回来的小珠,连忙问道。

“奴婢虽然没有进到里面去瞧,可是却看到那些随侍的人脸上都是慌慌张张的,怕是正在生气呢。”小珠回应道。

“哼,我就不信了,这钟离乐知晓了是宁惜枝破坏了她与沈煦言的洞房花烛夜,还能不翻脸。”宁凝月得意洋洋的说。

“小珠,随我去太子府瞧瞧。这宁惜枝破坏了二皇子府的喜事,本侧妃自然是要去给钟离乐寻一个公道的。”宁凝月为自己寻了个好借口,趾高气昂的便带着小珠去往太子府上。

宁凝月来到太子府上,径直走去了宁惜枝的院落。

而此时宁惜枝正在院落当中歇息着。自昨夜被黑衣人救了之后,宁惜枝便随着沈嘉云回到了太子府休息。今日沈嘉云特别给宁惜枝放假,这不,宁惜枝正在院落里与秋风嬉闹着呢。

“好你个宁惜枝,搅得我王府如此不安,竟还有心思在此玩闹?”

宁凝月见状,直接先发制人,责问起了宁惜枝。

宁惜枝与秋风回头,看到了宁凝月后,相视一眼便无视了宁凝月的存在。

“你给本侧妃起来。”

宁凝月见宁惜枝无视自己,便走到宁惜枝的面前命令道。

“你又吃错什么药了?一大早的就跑到太子府来撒泼?以为这是你府上吗?”宁惜枝不耐烦的说道。

“啪!”

宁凝月狠狠地打了宁惜枝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她想打很久了,只是今日终于有由头来让她打了。

“这一记耳光打的是你不敬二皇子府的!”宁凝月恶狠狠的说道。

宁惜枝摸了一下被打的脸,轻声笑了一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

宁凝月见这宁惜枝还这般惹人厌烦,准备再抬手打多一记耳光下去。只是还未扇到,宁凝月的手便被人捉住了。

“宁凝月,不要以为你是沈煦言的侧妃便可在本宫的地界上为所欲为!”

沈嘉云怒气冲天的说道。

宁凝月一见是沈嘉云,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可嘴上还不肯饶人:

“哪有如何?这宁惜枝昨夜惹得王妃独守空房,被人笑话,我替她教训一下这宁惜枝有何不可!”

“放屁!明明是那沈煦言的错,何必要来怪惜枝?你不要以为这太子府无人了。”沈嘉云护住宁惜枝,开始反过来对着宁凝月开始指责起了沈煦言。

“太子你!”

宁凝月见这沈嘉云始终是护着宁惜枝,自己没办法对付到她,心中也是打起了退堂鼓。她瞪了一眼宁惜枝后,便不情不愿的对沈嘉云行礼,灰溜溜的走了。

沈嘉云见状,还不忘在宁凝月背后喊了一句:

“自己管好自己的夫君吧。”

宁惜枝在一旁忍笑。想不到这沈嘉云还有这般嘲讽他人的样子。

宁凝月听到后,也只能是咬牙切齿。自己治不到这宁惜枝,总会有人会收拾她的!

待宁凝月回到二皇子府上后,因为心中仍然记恨着宁惜枝,外加上宁惜枝与钟离乐的关系,让她不得不想起昨夜的事。

自己呛不到宁惜枝,难道还挑拨不了宁惜枝与钟离乐的关系吗?

宁凝月这样想着,便带着小珠来到了婚房外面。

“王妃姐姐,我能进来吗?”宁凝月细声问道。

正好钟离乐也整理好了仪容,便让宁凝月进去了。

宁凝月看着婚房里大红色的配置,刺痛了自己的眼。大红的配色,也只有正妻才能拥有。自己却只能配上粉色,让她心有不甘。

“王妃姐姐昨日歇息的可好啊?凝月来给你请安了。”宁凝月故意开口问道。

钟离乐听到这话,便知道宁凝月的来意了。只是她不想理这宁凝月。

宁凝月见钟离乐不搭理自己,也只能笑了笑,自来熟的便坐在了钟离乐的旁边。

“妹妹我听说昨日王爷竟然去找那宁惜枝,心中甚是为姐姐不值。怎么说昨日也是姐姐的新婚之夜,这宁惜枝怎么可以勾了人去呢?”宁凝月开始挑拨了起来。

钟离乐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十分委屈。好歹自己也是将军府的小姐,嫁入这二皇子的府中,第一夜便受了冷待,心中不说委屈那是假的。

但是她知道,这宁凝月也是不个好东西。她那做作的样子也确实让人生厌。

“你不必多费口舌了。惜枝昨夜是否真的与王爷在一起,都不是你我亲眼所见,又何必在我这义愤填膺似的说她的不是?”

钟离乐憋了一眼宁凝月,淡淡地说道。

宁凝月听到钟离乐的话,不由得一愣。什么?这钟离乐怕不是傻了吧,竟然帮着宁惜枝说话?她抬起疑惑的脑袋看向若无其事的钟离乐。

“怎么?瞧本王妃脸上是否有字是吗?”钟离乐被宁凝月盯得不舒服,冷冷的问道。

“妾身不敢,王妃姐姐赎罪。”宁凝月立刻认错。

“哼,无事便退下吧,我没空跟你在这搭戏台子般的做戏。”钟离乐直接下了逐客令。

“既然如此,妾身也就不打扰王妃姐姐了,先行告退。”宁凝月只好行礼告退。

待宁凝月出了这婚房后,面子上却也是再也挂不住了。明明就都是那宁惜枝的错,为何这一个两个的都要维护她?宁凝月攒紧了拳头,眼中的恨意完全掩饰不下来。

另一边,宁惜枝因为宁凝月说了钟离乐独守空房的事,打算去看望一下钟离乐,却又不知借什么由头好。沈嘉云在了解之后,便让宁惜枝去找钟离陵。

“什么?找他?”宁惜枝不解道。

“钟离陵好歹也是她哥,你与他一同前往会更加好一些。反正现在这沈煦言因为大婚而被父皇一大早宣去宫中再次晋封为曦津亲王,他陪着你去见钟离乐会比较好,也算是名正言顺。”沈嘉云分析道。

宁惜枝听完沈嘉云这样说后,倒也觉得沈嘉云的话有理,便去了将军府找钟离陵一同去往了沈煦言的府上看望钟离乐。

“将军!”在外侍候的墨呈看到钟离陵来了,高兴地喊了起来。现在王妃这个样子,也就将军能够开解一番了。

“进去跟离乐说一声吧。”钟离陵说道。

“是!”墨呈赶紧进去通报了一声。

随后,墨呈便出来将钟离陵和宁惜枝带了进去。

“哥哥,惜枝,你们来看我了。”钟离乐看到二人进来,便赶紧起身迎接道。

钟离陵点了点头,却又看向了身旁的宁惜枝。

宁惜枝看了一眼钟离陵,又看了一眼钟离乐后,才刚准备开口,便被钟离乐打断。

“哥哥,你等我们一会儿,我找惜枝有点事儿。”

钟离乐说罢,便拉着宁惜枝进了内室,留下钟离陵一人在厅中品茶。

“惜枝,你今日怎得把我哥带了过来?是想要我哥看我笑话吗?”钟离乐假意生气的对宁惜枝说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向来看看你,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来比较好,便借你哥来了,你可别生气啊。”宁惜枝赶忙说道。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钟离乐也不跟宁惜枝开玩笑了。

“昨日的事——”

“我知道你应是无辜的,但是我要提醒你,不要再接近沈煦言了,我哥对你真的很好,别背叛了他。”

钟离乐郑重的对宁惜枝说道。她这个哥啥都好,就是有些偏执。若是自己喜欢的人去勾搭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话,他必定会疯掉的。

宁凝月听着钟离乐的话,耳根子不由得一红。青天白日的说这些话干嘛,没得叫人笑话。只是这钟离乐虽然嘴上说着相信自己,但语气还是有些犹豫。看来钟离乐还是误会了她跟沈煦言些什么。

“离乐,你听我跟你讲,昨日之事是在是事发突然。我与太子原本也是有所防备,可还是落入沈煦言的圈套中,差点就——”宁惜枝停了下来,看了一眼钟离乐。

虽然昨天那场闹剧始作俑者是沈煦言,可现在钟离乐已经嫁他为妇,自己这样讲是不是不太好呢?

宁惜枝想到这,便开始有些难以开口,不知道如何向钟离乐解释。

“反正就是,嗯......这怎么说呢......反正离乐你相信我,我对沈煦言真的没有任何意思。”宁惜枝到嘴边的话就是说不出来,最后只能这样跟钟离乐说道。

“我知道惜枝你是怎么想的,我也知道惜枝你是对他无意,可是这都不是最后的结果。我,只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钟离乐看到纠结的宁惜枝,不禁笑了笑,对宁惜枝这般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