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凌月鬼帝的驭兽狂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夜凌月鬼帝的驭兽狂妃 (第1/3页)
    

刘生原本就是个聪明人,顾凝玉这么一说他便知道其中的道理。

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但凡是有一点点机会的他都必须要抓在手里。

不为别的,只为他那一把年纪的母亲,赵素。

刘生也实在是可怜,三岁没了父亲,原本就父母双亡的母亲一辈子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

如今生活刚刚好了一点点,突如其来的病症让这个家庭再一次雪上加霜。

赵素守在病榻上足足三个月才将刘生的命从阎罗殿拉了回来。

起初的时候,赵素甚至连眼睛都不敢闭上,生怕刘生像极了自己的男人,就那样一闭眼就再也回不来了。

正是因为了解到了他们的家庭,顾凝玉才决定让刘生这样的人留在身边。

毕竟身后空无一物的人,最容易放手一搏。

搏一搏,兴许也能给自己挣下来一个好前程。

靠在椅子上,整个人都是放松的,看刘生略有些紧张,顾凝玉也不叮嘱他不要紧张。

毕竟为自己做工的人见了主家的确是要拘束一些的。

她不慌不忙的对刘生说:“过几日城东的铺子收回来,咱们便要一同打天下了,你可肯吗?”

刘生起初有些不相信,但看着顾凝玉如此笃定的模样,狠狠的点了点头。

“大姑娘看的起小的,小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顾凝玉的眼前一亮,“你读过书?”

那刘生有些赧颜,低下头挠了几下后脑,惭愧道:“小时候在私塾里头趴过几天门缝,所以也知道一些东西。”

“你可会写字?”顾凝玉再问。

刘生说:“会写,也会算账,从前在上一个主家做工的时候,有个师傅教过我几个月。”

眯起眼睛,顾凝玉顿时对眼前的刘生更是刮目相看。

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男子,一把骨头恨不得一口气吹的狠一点儿就能把他挂在树上,竟然没想到其貌不扬里面竟然蕴藏了这样大的能量。

“好!”她笑着,指着一旁的花月:“稍晚些你送刘生回去的时候把以后要做的事情都跟他说一遍,回去等着咱们的消息,不出五日,你便是新铺子的掌柜的了。”

有这样的机会放在眼前可以让自己大施拳脚刘生自然是要万死不辞,他正等着摩拳擦掌。

再次起身行了礼,才跟着花月告退。

夜里,在一处瓦房旁的小屋子中,昏黄的烛火在被纸张糊住的窗户上苟延残喘。

刘生在外头敲了三下门,赵素便急忙从里面将门打开。

看见是刘生回来了,便喜笑颜开用一旁的鸡毛掸子为他掸去一整日的风尘。

还不等刘生坐下,赵素便将夜里的吃食送了上来。

说是吃食,倒不如说是茶水泡饼。

小小一碗,再加上几根清晰可见的咸菜。如此的艰苦条件,连煤油灯更显得寒酸。

不过刘生倒是不嫌弃,看见吃食仍然是两眼放光。奔波了一整个下午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就被顾凝玉给叫到了府上。

刚刚扒了几口,刘生忽然想到什么,连忙放下手中的筷子。

从胸口最贴身的衣物当中翻出了一锭银子。

赵素见了立然欣喜起来:“这是谁给的?”

“大小姐!”刘生痴痴笑着。

那锭银子安静的坐在桌子上,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仍然将它照耀的闪闪发光。

这一锭银子可是他们大半年的口粮,赵素连擦了好几次手才敢去摸它。

仔细端详了许久,赵素掩盖不住心中的欢喜,起身拿着那锭银子走到床脚里面一个隐秘的地方。

蹲下来从里面拉出一个细长的匣子,那匣子放置的地方若是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

打开细长的匣子,里面已经有了六七锭银子,但那些银子都是散碎的银两,倒不如这一个顶的实在。

安全的将银子放进去重新隐蔽好,赵素才起身走到桌前重新坐下。

“今夜姑娘让你过去都与你说了什么?”

此时的刘生已经将碗中的吃食吃得一干二净,放下了碗筷擦擦嘴巴,再喝可以口方才赵素等他时候喝剩下的茶水。

“大姑娘说过几日便在城东置办铺子,到时候里头的东西都让儿子做呢!”

刘生说着话,眼睛里闪闪发光充满了希望。

就好像现在他已经是城东铺子里的伙计了一样。

赵素也惊讶,忙说,“早些时候姑娘找我倒没告诉我是这等好事!城东的伙计,那是不是比如今的工钱还要高?”

“何止呢!”刘生忙道:“若是儿子做得好,以后就是咱们的掌柜的了!”

“什么?”赵素险些跳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惊讶着看着眼前的刘生说:“此事当真?”

“自然当真!”

“那岂不是,岂不是咱们置办宅子有望了?”赵素兴奋道:“何止是置宅子有望,岂不是能成家立业安稳此生了?”

刘生点点头,跟着赵素相互欢喜。

两母子十分俭朴,毕生赚来的钱大部分都储存了起来。

吃穿用度平日里大部分都是占用主家们的,平日里自己吃饭也不过是从主家里拿回来的剩下的边角料吃。

对于他们来说,干干净净体体面面,就不在乎所谓的富贵和荣华。

赵素从来告诉刘生,年轻的时候艰苦一些,等到和她这把年纪的时候就可以稍微暗想晚年。

刘生是个孝顺的孩子,自然非常听话。

两个人欢喜了许久,赵素便又开始说教:“生儿,若是姑娘没有食言,那生儿你可要好生的跟着姑娘做事,她可是咱们家的大恩人!”

“娘!你放心吧!谁对儿子好儿子心里明镜儿似的,儿子明白什么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夜晚的宁静总是给了人们无限的遐想。

顾凝楠盘算着账本盘算了半天,才拧着眉头将那账本扔到了柜台里面。

“前些日子不是刚刚放了银钱在这里吗?怎么一下子又没有了?”

老掌柜忙不迭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将那账本翻开重新给她讲解:“前些时候御史府的甄小姐带着一帮人过来闹了一通,那朱钗本就是次等品,如此喧哗惹得尽人皆知,我便用了几件上等品平息了此事。”

顾凝楠着实心疼,却欲言又止。

对于此事,顾凝楠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旁的办法,只好回到相府找吴影月商议。

盘算着若是实在脱不开手,为保万全之策,也只能将城东的几间铺子忍痛割爱。

正想着,顾凝楠朝着吴影月的院子走去,突然从中间走出来几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顾凝楠顿时愣在那里。

那几个人每个人的身上都佩戴了长刀,看见顾凝楠走过来立马上前阻拦。

“来者何人?”领头的壮汉问道。

顾凝楠哭笑不得,毕竟这是第一次回自己的院子被别人质问。

指着自己,她无奈的问:“我?你们是在问我是谁吗?”

那领头的男人点点头,说:“不然呢?”

“目中无人的狗东西,我是相府的二小姐!你竟然敢揽住我的去路?”

那男人跟着笑了起来,说:“对不住了二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要严加看管,您还是远点去吧。”

顾凝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大声喊道:“你让我远点去?这里是我家难道我都不能会了吗!”

但凡顾凝楠的身上有一些能够跟眼前这些壮汉质问的东西,她都要将眼前的这个没长眼睛的男人一刀解决了。

听了顾凝楠的话,那个男人恍然大悟,“原来是住在这个院子的呀,怪不得无端端要闯进来呢。”

说完,指着另外一个小小的门口说道:“您瞧见那边那个小门儿了吗?您从那里头进去就行了。”

顺着那个男人指着的地方看去,顾凝楠顿时气儿不打一处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在旁边的墙上开了一个小门,那小门需要人弯着腰才能走过去。

然而顾凝楠身子瘦弱,那门就更加的再矮几分。

打眼一看,这门像极了狗洞。

“放肆!”顾凝楠气急败坏谩骂道:“你们欺人太甚!这里是人通行的地方吗?那分明是狗洞!”

男人和他的一帮兄弟纷纷大笑说道:“怎么能是狗洞呢?这可是咱们听了吩咐以后专门给开的门啊,若是您不想从此地经过,那便只有另谋别的居所了。”

士可杀不可辱,顾凝楠暗自道,我乃堂堂相府二小姐,即便不是出身正嫡也是有头有脸的姑娘。

这样的屈辱她谈何能接受?

然而那帮执刀的男人实在是可恶,不仅看笑话不说,还一个劲儿的拦着顾凝楠不许她进去见吴影月。

万般无奈之下,顾凝楠只好将拂袖而去。

她怒气冲冲的离开院子,找了一处廊下坐下想法子。

可想来想去也不知道究竟要如何是好。

眼下城东的铺子已经迫在眉睫,若是想要保留下来一定要有大量的银钱。

可她眼下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银钱了。

思来想去,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好忍痛割爱。

攥紧了拳头,她愤恨的自言自语:“卖铺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