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久久加勒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sziboLan.net
     久久加勒比 (第1/3页)
    

沈凉卿抱着纳兰锦一路来到大殿,才将她放下了。

纳兰锦看着大殿上两把椅子上放的牌位,怔了怔,只听沈凉卿道:“小公主,来,我们拜堂。”

纳兰锦侧眸,看到了沈凉卿眼角眉梢都浸着不知名的笑,蹙了蹙眉。

此时有宫女拿着放着盖头的托盘过来,沈凉卿拿起盖头,温柔地盖到了纳兰锦头上,轻声道:“新娘子怎么能没有红盖头呢?”

纳兰锦听着他轻柔的声音,又想起了那天夜晚刀尖划过手臂上的感觉,顿时毛骨悚然。

此时司礼官开始喊“一拜天地!”

两人转身,并排行礼。

“二拜高堂!”

两人对着牌位跪下,磕头。

“夫妻对拜!”

两人侧身,面对面弯下腰,此时风来,盖头微微掀开,纳兰锦瞥到沈凉卿认真的神色,竟觉他有些虔诚。

“礼成!送入洞房!”

随着声音的昂扬,沈凉卿再次抱起了纳兰锦,笑道:“我的小公主,走吧!”

纳兰锦猝不及防,抓住了他的肩膀。

纳兰锦低声问:“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没有啊,我在和你成亲。”他的声音真诚。

“呵,你指名我来南晋和亲,不就是为了帝王骨么?”

沈凉卿的嘴隔着盖头贴上了纳兰锦的耳朵,声音懒散:“那么小公主你也是为了自保才来南晋的,我们彼此彼此罢了。”说着他抱着纳兰锦跨过门坎,进入婚房,宫女随之关上了门。

他动作缓慢,将纳兰锦轻轻放在了床边。

纳兰锦想扯下盖头与他理论一番,什么叫彼此彼此?

但他却按住了她的手:“别急呀,等为夫挑了盖头,这成亲才算按部就班啊。”

沈凉卿拿过一旁的喜称,道:“今日只按寻常人家成亲那般,我们悄悄拜堂,待来日还有封妃礼。”说着他挑了盖头。

两人四目相对,沈凉卿嘴角含笑,纳兰锦眉眼弯弯。

“大婚之夜,国主想要又要似那天般取妾身的血吗?”纳兰锦眉眼弯弯。

“怎么可能呢?”沈凉卿挑起她的的下巴,靠近她,两人鼻尖对着鼻尖,十分暧昧。

他扯开自己胸口的衣服,道:“小公主留的疤本国主还带着呢,就等着小公主为本国主亲自涂药了。”

纳兰锦垂眸,只见白皙的胸膛上有着一道疤痕,像是裂了道口子的玉。

纳兰锦微笑:“妾身会帮国主治好伤口的。”

“好。”沈凉卿挑起她下巴的移了移,抚了抚她的脸颊,道:“你且歇下吧,明日本国主差人送你。”说完便不再看纳兰锦,出了婚房。

纳兰锦弯起的嘴角放下,揉了揉自己的嘴角,松了一口气,幸亏他走了,若是他不走,她也只能与他出手了。

纳兰锦打量着婚房,一瞧便是精心布置了,她的手无意中便摸到了硬硬的东西,她回头一瞧,是花生。

她越来越看不明白沈凉卿了,为什么他阻止她前来,还特意布置了婚房?

云吟与闲溪一直在门外候着,一看沈凉卿出来,赶紧行礼。

沈凉卿偏头瞧她们一眼,道:“可把你家公主伺候好了,要不然这?王也安不了心吧?”他扔下一句不明不白的话,便离开了。

云吟与闲溪赶紧进去了,云吟急忙开口道:“小主子,您无事吧?”

纳兰锦摇摇头,道:“伺候我洗漱吧。”

“是!”两人齐声应到。

纳兰锦脱了沉重的嫁衣,坐在了梳妆镜前,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道:“阿?来信了吗?”

“回小主子,这些日子倒未收到,过几日估摸着便到了。”闲溪道。

“嗯。”纳兰锦淡淡应了声,看不透情绪。

远远看着沈凉卿从婚房中出来,一直跟在他身旁的内侍小夏子赶紧迎上前,一众内侍和宫女紧跟其后。

小夏子猫着腰,小心翼翼问:“国主,您怎么出来了?”这些日子,国主可不就盼着这北齐公主来呢?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国主竟还舍得出来。

沈凉卿哼笑一声,低声道:“她怕是巴不得我出来呢。”

“您说什么?”小夏子不解。

“去,宣国师!”沈凉卿抬起头。

“是!”小夏子应了一声后,有些犹豫。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

“国主,国师昨儿个刚说了,晚上风露重,还请国主多多体谅,国主您还记得吗?”小夏子试探着开口。

沈凉卿挑眉:“也对,国师老了。”他思索了一会儿,道:“走!去愉妃那里,她唱得小曲还勉强入耳。”

“是!”小夏子拉长了音,“摆驾迎春阁!”

愉妃一早便得了消息,在迎春阁外候着沈凉卿。

一瞧沈凉卿来了,她行了礼,便挽上了沈凉卿的胳膊,心下不无得意地想,传闻那公主国色天香,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她开口道:“国主,妾身是不是不该让您来迎春阁啊?您应该在公主那儿。否则传出去了不好。”

沈凉卿瞥一眼她楚楚可怜的神色,随即眼神落到她紧紧搂着自己的手上,勾了勾唇角,将胳膊从她手中抽出,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点了点她的鼻尖,温声道:“小调皮。”

传闻这天晚上,迎春阁传出一夜小曲儿声,那愉妃嗓子都咳出了血,仍旧在唱,令后宫众妃嫔一时间噤若寒蝉。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一晚过去,沈凉卿神清气爽地从迎春阁走出来,小夏子赶紧道:“国主,国师已经在御书房候着了。”

沈凉卿眯着眼睛瞧了瞧刺眼的光线,问:“她怎么样了?”

小夏子一时没反应过了,道:“国主您说谁?”

“罢了。走!”

小夏子来不及思考,无意中瞥了一眼正殿中瘫倒在椅子上的愉妃,晃了晃头,赶紧跟在沈凉卿后头。

纳兰锦刚推开婚房的门,就瞧见两排宫女立在门前。

一瞧见她,齐声道:“娘娘万福金安。”

从中走出了一个领事的宫女,一拜,落下的身段都是姣好的,她声音发柔:“娘娘,奴等奉国主之命伺候娘娘。”

纳兰锦道:“好,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荷香。”

“你来为我梳洗。”

“这……”荷香犹豫得明显。

“怎么啦?荷香可是有什么难处?”纳兰锦体贴问道。

“国主特地嘱咐奴了,让奴不要做些粗活,不然手指粗糙了便不好伺候他了。”荷香委屈道。

纳兰锦摸了摸下巴,道:“你且抬起头来。”

荷香慢慢抬起头,下巴的弧度柔美,像是刻意练习过。

“哦,醉红颜的荷香呐。”纳兰锦饶有兴趣道。

荷香微笑欠身:“娘娘还记得奴,奴十分荣幸。”

“本宫想忘也忘不了,若不是本宫过目不忘,还真想把这些腌?的人和事都忘了。”纳兰锦悠悠道,“你且带着宫女回去吧,本宫无福消受。”

荷香似是仗着沈凉卿给她的底气,道:“新婚之夜您一人度过,真是难堪啊!我们走!”她狠狠瞪了纳兰锦一眼,带着宫女走了。

纳兰锦瞧着荷香摆动着纤细的腰肢,打了个哈欠,道:“云吟,给我讲讲南晋国主的风流韵事,打发打发时间。”

“是!小主子。”云吟道。

南晋国主自两年前对亲弟弟与太后出手后,南晋尽在沈凉卿掌握之中,但也听了朝臣后宫空虚的谏言,纳了一众妃嫔。

而这些妃嫔则站了两队,一是以愉妃为首,一是以婉妃为首,两派人水火不容,明争暗斗。但沈凉卿却是雨露均沾,没有特意去宠爱谁,但也处处留情。

纳兰锦听了基本情况,活动了活动有些僵直手脚,道:“嗯,我知道了。你去用膳吧,我再睡会儿,不知为何还是困倦得很。”

云吟欠了欠身,出了门。

纳兰锦一边脱着外衣一边走向榻上,懒洋洋地躺下了。

后宫两大派,而她一来,稳固的局势被破坏,怕是有的忙了。

这般想着,她翻了个身,喃喃道:“阿?……”

纳兰锦睡得并不舒服,她感觉自己的后脑勺疼,睁开眼,眼前模模糊糊,只能看到大红的衣衣袍,她试探着开口:“阿??”

“啪!”她脑袋一疼,彻底清醒。

“叫什么阿??叫夫君……”沈凉卿的声音自上方响起。

纳兰锦蹙眉:“你怎么在这儿?”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阿?在身边。

“陪你睡觉。”沈凉卿斜睨她一眼,起身穿鞋。

“本国主派给你的宫女怎么不接受?”他整理好衣袍,站在她面前。

纳兰锦瞧了瞧自己整齐的衣裙,道:“国主的好意妾身心领了,只是妾身不习惯这么多人伺候,还请国主见谅。”

“还有,国主,这既然是妾身的房,还请国主不要擅自进入。”纳兰锦微笑。

沈凉卿弯下腰,与她平视:“这整个国都是本国主的东西?本国主如何不能进?”

“比起这个,锦安公主口口声声叫着自家王叔的名字,是不是不大合适?”

纳兰锦看着他阴沉的眼神,笑:“可是王叔一直照顾妾身,他不在这儿,妾身深感不安呐……”,她话音一转:“不知……国主可有办法解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jsziboLan.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